自娱自乐千

ow狂热

摸鱼圣地草稿纸【。
p1暑假刚沉迷屁股的时候糊的 p2是两星期前在学校糊的妖都slo卷西四兄弟无料草稿 看我在家咸鱼成这样还是别想赶上了【烟】
p3英语课糊的黄鱼草稿 别看它现在一点都不污事实上估计也污不起来【bushi】给某人的生贺 也不知道会不会胎死腹中
p3p4依然是凑数的乱糊
不好意思打tag了就这样吧反正是用来糊相册的【

快银宝宝有辣————么可爱【比划】

Cup of Coffee? ②

#Kingsman# Roxy/Gazelle百合组

别找①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。

第一次写百合打脸请轻点。

结尾算是肉沫?

如感到任何不适请及时右上角。

BUG is everywhere.

如果准备好了,那么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伦敦,难得晴朗的下午,阳光慵懒地在街道的砖缝间伸展开来。提着公文包的西装仍然在快步急行,情侣则趁着这时候在咖啡厅外的伞荫下谈情说爱。接近街道末的小别墅接住了沿高楼边漏下的最后一缕阳光,空气里弥漫着卡布奇诺香甜的味道。

「难以想象,你竟然会喜欢这种少女的饮料?」

「嗯哼?有什么不满吗?或者说你没做过?」Roxy穿梭在干净的厨房间,用白瓷茶匙轻轻搅拌着杯中棕白相间的泡沫,轻啜一口,唇边上便沾上了一圈白色。

「哈,我以为你们特工只会喝几百年前的酒——我倒是比较适应那种东西。」

「那是那群男人,Gazelle。我们是女生,大概天性如此吧,顺便——你喜欢喝什么呢?」

「算了吧,我从来只负责端茶送水。」她耸耸肩。

「那为什么不试试呢?」Roxy再次打开储存着咖啡豆的柜子,「Cup of coffee?」

「Well, 」算是答应了「记得别加那么多糖。」

「那么,Lancelot,我是说——Roxy。」曾经的Merlin,更准确地说是现任Arthur,手指习惯性地扣了扣桌面,「要是你真的这么坚持,包括我们,其他成员也不会有意见。但她的身份特殊…真的不用再考虑考虑?」

Arthur望了眼身旁的Percival,准确地说是他的全息影像,后者也已眼神表示赞同。

「我意已决,不必多说了,Arthur,我希望Gazelle能留在我身边。」后者给了两人一个坚定的眼神,像极了当初她在车轨实验中所表现出来的。「而且,我确信她在我身边不会违抗命令伤害任何人。」

Roxy顿了顿,又加上一句。

「以我Lancelot的位置担…」

「Roxy,」一直安静到现在的Percival忍不住打断了她,以长辈的语气。「不要说这种话。」毕竟他不想 再 失去一个Lancelot。

【Sorry, uncle.】Roxy低下头,无声地向对边的人道了歉。

「那么,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会通知全体成员的,Lancelot, 请再次务必确认所有人的安全。」Arthur伸手拿起手机,指尖在屏幕上划了划,然后起身。「那么,散会。」

两人同时经过餐厅门的时候,Arthur拍了拍Roxy的肩膀,压低了声音,对其说道,「小心,Lancelot. 」

Roxy应了声「是」,随即一小阵震动从口袋传来。

【每个人,包括G。PS.你身上有监听器。】

匆忙回到家,喊了句「Gazelle」没人回应后,Roxy又加快了脚步冲上楼梯,右手按着藏在西装之下的枪。

「Hmm,回来了?」Gazelle放下刚喝了一口的水杯,假肢下躺着被五花大绑的可疑男人,下裤脚露出了瓷制踝关节内侧印着的金色卧K标志。

显而易见,某人之前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Gazelle不久前还是能摆平一整队大汉的刀锋战士呢。

「…好吧,看来你对新部件的适应还不错。」Roxy将枪口对准了Gazelle脚下的人。「那么,解释一下这个?」

「没什么,Valentine的对头之一的手下,」说着加重了脚上的力量,一阵模糊的呻吟声便断断续续地传来了。「我见得多了。大概就算没有刀没有腿也照样能干翻。」

结局是,那个可怜的手下,只在Roxy枪口的威逼下就交代了全部——他家boss是某个议员,之前差点被Valentine的声波害死,在监控里发现了Gazelle后便命那人将其“处理”掉。大概是没料到没了“武器”的Gazelle近战力仍然不可小觑,便落了这个下场。

Roxy把事情报告给了Arthur之后便让Gazelle放了那人,Gazelle虽有些不情愿,还是给他解了绑。男人畏手畏脚地退到门口后,忍不住问了句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,Roxy则笑着回答说你真想知道?

然后便是开篇的那一幕了,Gazelle小小尝了口Roxy泡的黑咖啡,皱着眉头问「你什么时候加的糖?这咖啡比我吃过最甜的巧克力都腻。」

Roxy则抓住她的手臂猛的一把拉近了,在Gazelle反应过来前舔了舔她沾着咖啡渍的嘴角。

「我说了,Gazelle, 我们可是女生,」又顺势将其压在了不大的餐桌上。「那,你能给我更甜的吗?」

Gazelle难得的没有反抗,只是看着Roxy金色的长发因俯身的姿势从肩头滑落,在午后的阳光中宛若绸缎。

Gazelle笑笑,伸手搂住Roxy的脖子,「还不指定是谁喂谁呢。」

金色的午后,从小别墅窗口飘出的咖啡味似乎越来越甜了。

Cup of coffee?①

·看了get ready for itMV之后的脑洞产物

·充满bug的段子

·我说过我什么都不会 文力负值

·清奇的文风(或者根本没有这种东西)

·总之慎阅




英国伦敦,夜色笼罩下的街道上,依然是络绎不绝的人群。女人向前走着,无视了不断向她偷来的奇异的目光,所经之处留下了微弱的,金属碰撞的“ping,ping”的声音。没有人知道她是谁,就算见过,也只知道曾经站在她身边的那个“天才”。

——到了,就是这里,这个断送了她的未来的地方。

一步步登上台阶,刀锋假肢与地面碰撞的声音传入了店铺里。她推开玻璃门,对着指着自己的枪口愣了一会,然后是一丝苦笑挂上嘴角。——对啊,她可是曾经,或者说现在仍然是的危险人物呢。

她坐在了西装店柔软的沙发上,伴着枪口的更随,然后在对面两人略带惊异的眼光下,拆下了自己的假肢。“砰砰砰”的几声,将假肢与贴身携带的枪都丢到了一边后,然后缓缓地深呼吸了一次,笑着举起了双手。

“放心吧,这次我不是来打架的。”

Roxy头转向Merlin,对方则轻轻点头示意,女孩才慢慢地把枪放了下来。

“那么…你来这里是为什么——或者说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Merlin碰了碰眼镜,将眼前的画面链接到总部。

“哈,其实我也不知道——按理说,当初与那个小男仆——噢就是你们那个跟我打了一场的男生,本应该置我于死地的——因为你们鞋里藏着的那道刀尖。出乎意料的是,大概是Valentine...他曾经给我注射过的一些药物救了我一命,总之就是大命不死。而现在,比起冒着生命危险在街上闲逛,我觉得或许让你们来处置我会是不错的选择。”她摊了摊手,一笑,“一枪把我结果了或是其他怎样都随意,反正现在的我已一无是处了。”

“那Valentine呢?有没有想过把他的计划继续下去?”稍许放松下来的Roxy啜了一口手上的咖啡,半开玩笑似的问了一句。

“不可能,没有他我我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,”随即将头偏向一边,目光对上那双假肢“甚至连腿都不配拥有…”

“不,不应该是这样。”Roxy打断了她的话,Gazelle转回头来对上了她坚毅的眼神。“你是一个独立的人格,绝不应该为某人而活。即使没有刀锋,你依然是个人…”

对面的Gazelle倒是又笑了起来,笑声中满是他人所听不出的意味。“那是你们所不曾经历的痛苦!当你失去你最爱的双腿后,面对着冷漠的世界——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无处不在的永远是怜悯或嘲笑的眼神。而他,他给了我腿,给了我刀锋,让我重新站起来,让我看着那些曾经对我拳打脚踢的人在我的刀锋下倒下…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缓缓呼出,缓过了这阵突如其来的激动。“总之,不如杀了我吧,就现在。”

Roxy倒是没想到这么多,再次望了一眼Merlin,后者则示意“她交给你了”。于是她将杯里最后一点咖啡喝尽,将杯与碟小心地放到了一边。思索了半分钟后豁然一笑。

“但我始终不认为假肢是你存在的全部价值,也看得出来,杀人已成为了一种你习惯了的生活方式。那么不如继续下去,只不过换种方式——成为我的助手吧——只要你跟得上Lancelot的节奏。”


最近那两条微博的脑洞ヽ(〃∀〃)ノ意大利人真是情话王(*´艸`*)代入了费里感觉…更苏了呢o<-<
第一次用盐 感觉挺神奇的_(:з」∠)_
反正我是画不出那种苏苏的感觉【手动再见】
【↓语死早】



【亲爱的天使,你愿意让我沉溺在你眼中的海洋里吗?】

hhhhhhhhh我的稿子【。】

冬天到了呢(´・ω・`)#aph#

一只小马修_(:з」∠)_熊二郎阴影不会画…就这样吧(´・ω・`)衣服样式参考自己学校的衬衫和背心ヾ(*´∀`*)ノ